【刑警队长】作者:不详   其它小说 
               刑警队长

字数:6662


  8年前,28的我在分局刑警队当队长。8月的一天晚上,我们分局管内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,住在国际大酒店的一名外地来我市投资办企业的老板,被一伙歹徒冒充前来谈生意的打昏后抢去了价值数万元的钱物。因为当时我市正在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,以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者,因此此案震动了市里的所有领导,限期5天破案的命令更给我这个刑警队长增添了无比大的压力,但运气不错,发案的第三天,我们就接到特情的报告:此案是以「黑皮」为首的「南岸帮」所为。晚上,我们趁这伙犯罪嫌疑人在一家酒店喝酒时,一举抓获了包括「黑皮」
  在内的8名嫌疑人。

  罪犯到案后,当晚我们就组织警力开始审讯工作,作为队长的我,到各个审讯室观看了解审讯结果,当我走到3号审讯室时,受审的嫌疑人引起了我的注意,只见他身高180左右,长得十分英俊而强健,乌黑的头发在前额上染了几娄黄发,浓眉大眼,高挺的鼻梁,光洁的皮肤,穿的白色的T恤衫映出发达的胸肌,「太帅了」我暗暗赞叹了一声,于是走上前去,拿过审讯民警手中的笔录,上面明显地写到:肖文平,26岁,无业,家住某某市某某路某某号。「肖文平,连名字也这么好听」!我又暗暗称道。

  「交代了吗?」我问审讯的民警小周,「没有,这伙死硬份子,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」小周答到。是啊,今晚抓得这伙人都是屡犯,没有充分的证据他们是不会轻易开口的,我着急起来,如果口供拿不下来,案子还不算破啊,可上面给我的时间只有2天了。

  「你们去吃点夜宵吧,这里我来」,我对小周他们说。「好的,队长,你辛苦了」。小周他们出去后,我又仔细地端详起眼前这个嫌疑犯「天啊,怎么有这么帅的男人?!」说实话,本人也长得不差,曾被同事们评为我市警察中5大帅哥的老大,可在他的面前,我也只能是「既生瑜,何生亮」的感叹了。他也用一种恐慌和无助的眼光观察我,同时在他的眼光中我还发现了另外一种说不清的感觉,是情愫,是爱慕,还是其他什么。

  「你这么年青,长得又这么帅,什么事不好干,要去犯罪?」天啊,我是不是疯了,一个男人怎么能对另一个男人说他帅,何况他还是一个罪犯,虽然我是一个同性恋者,可这么多年,我一直把自己隐藏的十分巧妙,即使家人催我找对象结婚,我也都能以工作太忙挡住了,为了不引起同事的怀疑,我也时不时地和一些女孩子约会,可没有一个成功的,同事们都说我的条件太好,(父母都是相当一级的领导干部,我是独子,28岁就当了副外级干部)没有女孩子能配我。
  其中的原因也只有我自己知道,可今天,我却当着一名罪犯的面夸他长得帅,如果他也是同道之人,不是马上就会猜到我的性取向了吗?我偷偷地朝他看了一眼,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我赶紧掩饰到:「快说,你们是怎么作得案!」
  「队长,这事真不是我们做的。」「你真是顽固不化,我们巳掌握了充分的证据,否则不会这么快就抓到你们的,到了这一步,还不交代」我故作凶狠地骂道,可口气连我自己也明显觉出是虚张声势,不知怎么回事,自从见了他后,我就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,说话也与我平时的风格大相径庭。

  「站起来,把衣服全给我脱了,不给你一点厉害瞧瞧,你还真以为警察是吃干饭的」。天啊,这又是我的一着败棋。让罪犯脱衣服,放在寒冬腊月还管用,罪犯因冻得吃不消,会开口交代的,可现在是大暑天啊,让他脱衣管用吗?!也许我想看他的裸体吧,不错,当我看到他那高挺的鼻子和修长的手指,我就猜到他的老二一定很大,这就是我让他脱衣服的目的吧。

  我原以为他一定会提出抗议的,可没想到,他麻利地站了起来,先脱了T恤,又脱了牛仔裤,然后又将手放在内裤的裤腰上,向我询问地看了一眼。

  「快,全脱了。」我竭力掩饰着兴奋地心情。他又毫不犹豫地脱掉了白色的三角内裤。

  「天啊」,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叫天了。这是我所见到的最美的男人裸体了,由于我本人的条件不错,因此我选性伙伴的眼光也是非常高的,我的那些经常和我同床共枕的性伴侣无一不是帅哥俊男,可他们与我眼前的这位相比,简直不是同一个层次的。

  他修长而强健的身体上一点疤痕也没有,皮肤虽然不是很白,但很健康,两颗豆大的乳头醒目地钉在发达的胸肌上,胸毛不密,但很性感,卷卷的黑毛一直和下面浓密的阴毛连在了一起,小肚上有明显的6块肌肉群,一看就知道他是经常进行锻炼的。一根还未勃起的阴茎,足有14公分长,悬挂在两腿之间,露出包皮外的黑红色龟头足有鸡蛋般大小,两颗硕大的卵蛋静静地挂在毛丛中,粗壮的两腿上布满了浓黑的体毛。

  「真是天下第一大犹物」,我感到两腿之间发紧,那玩意硬了。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,但我还是尽量以平静地声调说话,尽管这对我来说很难。
  「你说这案子不是你们做的?」

  「是,我不说假话的。」

  「好,那我们先不说这起案子,你先说说,光明小区的那起强奸案是不是你做的?」这是我使得另一个花招,目的就是想进一步勾引这个让我心跳不异且性欲勃发的男人。

  「天啊,我可从不干那事。」这次轮到他叫天了。

  「胡说,被害人讲得强奸犯的特征就你这样的。」

  「队长,想搞女人,现在哪里找不到啊,何况我这么帅,女人都会送上门,我犯得着去强奸吗?!」他辨解到。

  「你说没有就没有啊,我们都有物证。来,自己把精液搞出来,我们拿去化验。」我想看他阴茎勃起后的状态。

  「在这?」他惊讶地问到。

  「是,在这,我们都是男人,怕什么?!」为了把这场戏演得更久一些,我打电话告诉小周他们,让他们先去睡一会,后半夜来换我。

  这时他巳开始用手撸鸡巴了,没两分钟,他的鸡巴涨大了,果不所然,他的鸡巴足有20公分长,6公分粗,龟头有鸭蛋般大小,茎杆上青茎密布,马眼前巳有晶莹的液体渗出,他也忘情地一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一边用力撸着鸡巴,我再也忍不住了,悄悄地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,按抚着自己那17公分的鸡巴。
  「呵……啊,队长,我要出来了,用什么装?」

  「噢」,我赶紧从裆部掏出正在手淫的手,顺手拿起小周他们喝水的一次性茶杯递给他。「射在这里吧。」

  他接过杯子,接在阴茎前,只见一股白色的液体射向茶杯,足足射了7。8道。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这时不知怎么回事,我也射了,全射在了内裤里,而且感觉到比平时要射得多得多。

  「好了,穿上衣服吧。」

  他却没动,只是用一种奇怪而复杂地眼光看着我,我在他眼中又看到了那种爱慕、欣赏的眼神,是的,这次我没看错,是爱慕和欣赏。

  「叫你穿上衣服,怎么还不动?!」

  这时突然他说道:「队长,你不是想知道国际大酒店的那起案子吗?」
  「是,你知道?」

  「是,那起案子是我们做的!」

  我一下愣住了,审了半天,他都没交代,这下什么原因他突然承认了呢?说实话,潜意识里,我真不希望他是罪犯。

  「队长,只要你替我保密,我就全向你交代。」

  我连忙收回思绪。「好的,只要你老实交代,我会向法庭说明,给你从宽处理的」。

  这个叫肖文平的罪犯穿上衣服后,竹筒倒豆般地交代了他们作案的全过程。
  案子破了,我立了二等功,而这批罪犯也受到了法律的严处,肖文平也被判了5年另6个月的有期徒刑。

  事情巳过了8年,8年来,我象着了魔一样,时刻想着这个只有一面之交的罪犯,即使和其他伙伴作爱时,我只要想起肖文平手淫时的神态,我就会情欲狂涨,在床上我也象野兽般地折磨对方。在梦中不止一次地和他相会,而我们在梦中也不止一次地疯狂作爱,我总幻想有一天能让他那粗长的鸡巴插进我的肛门,虽然我从没做过0。

  本来我以为这辈子我再也见不到这位让我魂牵梦萦的罪犯了,没想到3年前3月的一天,我刚走上市局刑侦处副处长的领导岗位不久,那天下午我正在主持一个刑侦工作会议,下面传达室电话通知我说有一个叫肖文平的男青年找我。
  「肖文平」,听到这个叫我牵挂了8年之久的名字,兴奋之余不免有点不安。
  「他出狱了,他找我有什么事?」

  我匆忙结束了会议,急步下了楼。

  是他,还是那么英俊,那么帅气,那么性感,只是牢狱的生活使他的有了一股怆桑感,但在我的眼中,他更有魅力了。

  「是你,出狱了?」

  「嗯。」

  他露出了开朗的笑容,这是在5年前审讯他时我未看到过的。

  「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」

  「队长,我是来谢谢你的。」

  「谢谢我?为什么谢我,不恨我巳不错了。」

  「我从没有恨过你,真的。」

  「那好啊,回来了有什么打算吗?可别再做违法的事了。」

  「你放心,我不会再做了。」

  8年前,从他的资料中我得知他从小就没了父母,是在叔婶家长大的,婶婶对他一直不好,初中毕业后就出来和黑皮他们混了,这次回来肯定也是无家可归。
  「我这种人也没什么事可干,能找个混饭吃的就不错了,」

  同情之心油然而升。「其他先没说了,吃饭时间到了,你请你吃饭,庆祝你获得新生。」

  「不,不,那能让你这个刑警队长请我这个罪犯吃饭?!」他请绝道。
  「别多啰嗦,你出来了就是和我一样的人,没什么罪犯不罪犯的,走!」
  不由分说,我拉他坐进了我的小车。

  饭桌上,几杯酒下去,渐渐地他改变了局促的资态,话也多了起来。

  「队长,你喜欢我是吗?」

  「什么?你怎么说这种话?!」我心里的不安情绪一下起来了,看来他不是来感谢我的,一定是5年前让他手淫的事他察觉了,这次来是敲诈我的。

  「队长,你别急,我没其他的意思。其实5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,所以我会那么痛快地向你交代了案子的事,否则打死我也不会说的。」
  原来如此,怪不得他会那么痛快地向我交代罪行呢。

  「队长,在狱中,我不止一次地想你,暗下决心,出狱后一定找你。我不怕对你说,我喜欢男人,尤其象你这样的男人,长得帅,而且男人味重,狱中晚上一想起你穿警服的帅劲,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手淫。当你说我帅,并让我手淫射精时我就知道你也是喜欢男人的,哪有让犯人射精破案的,要检验拔根头发不就行了?!」他无不得意地说。

  「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。」

  「队长」他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「我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,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啊?」

  「做朋友没问题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?」

  「还没有一个搞同性恋的看见我不喜欢的呢。」他又得意起来,真是小人得志。

  「你是同性恋吗?」

  「是,其实黑皮、三毛也是,我就是黑皮勾引后变成同性恋的。」三毛也是他们那伙人中的,我还记得他的模样,个不高,长得很白,看上去象个大学生,可当时他巳28岁了。被判了8年,现在还在服刑中。

  我无话可说了,说实话,和他成为情人可是我朝思梦想的,但他可靠吗?黑皮他们出来后再找到他怎么办?我们的事暴露了我可全完了。看我犹豫不决,他又发话了:「队长,我是真心的,决不会连累你。」

  终于情欲战胜了理志。「好,我也真的喜欢你,只要你坚决不和黑皮他们来往了,我们可以在一起。」

  「真的?」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眶里闪烁着泪花,我也动情了,看看饭店包厢门是关上的,就走到他的身边,紧紧地搂住了他,我们两个人的嘴吻到了一起,并且是我这一辈子最长的一次亲吻。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搅动着,我感到两腿之间的小东西又在发硬了,我的手伸到了他的裆部,硬了,他的小东西也象铁棒一样竖在那里。他的手也伸到了我的发硬的部位,就这样,我们吻着,摸着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自我,吻得是那样动情,摸得是那样温柔,直到敲门声。

  我们急急忙忙地吃过晚饭,我把他带回了我的住处,一进门,我们又吻到了一起,并心急火燎地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。「天啊,这就是我夜思梦想的大鸡巴,」我一把抓住了这根庞然大物,轻轻地撸着,他也同样抓住了我的撸着,我们一边吻着一边撸着,朝房间里挪去,到了床上,他迫不及待地把我压在了床上,把我那黑褐色的大鸡吧含进嘴里,卖力的吮吸着,套弄着「恩——好爽——恩——啊——」,那种刻骨的舒服使我忍不住轻声地呻吟。我轻轻将他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,使他的裆部朝向我的脸部,我也抓起他的大鸡巴,用嘴吮吸着,不一会,我们两人的鸡巴都变得更粗更硬,他一面吮吸着我的鸡巴,一边用手指在我的肛门处周围抚摸着,并不时地将手指插进我的肛门内,我也学他的样,边吮吸边玩他的菊花。

  忽然,我想起了一样重要的事,我抬起头问他:「真的,你是1还是0?」
  「都行,你呢?」他头也不抬,继续津津有味地吸着我的鸡巴。「我也是。」
  说真的,过去我都是操别人,还没让任何人插过我,可为了他,我什么都能做,何况是做0让他操呢。

  我们继续着工作。他吸鸡巴的功夫可不是盖的,他一会用舌头在我的鸡巴冠状沟舔着,一会又用嘴将我的阴毛轻轻地叼起,一会又用嘴将我的卵蛋裹着用舌头按抚着,在他高超的性技术的挑逗下,我爽得只有呻吟的份了。

  「哥,让我操你好吗?」他的称呼也改了。

  「嗯」,我一边喘息着,一边从床边床头柜中取出润滑油交到了他的手中。
  他在我的屁眼和他的鸡巴上涂了一些润滑油,将我的两腿高高抬起,扶着鸡巴凑近了我的肉洞,我感觉到他的鸡巴头在我的肛门口轻轻的摩擦,我带着兴奋和期待,叫道:「宝贝,快插进去。」

  「好的,哥,我进去了。」他身体一挺,龟头刚进去一点,我只觉得肛门处发出撕心裂肺的疼痛,「啊,痛,慢点。」

  「哥,你没让人插过?」他停了下来,奇怪地问我。

  「是,这是第一次。」我巳痛的直冒冷汗。

  「对不起,哥,还是你操我吧。」他抽出了龟头。

  「不,宝贝,我就想你操,你让哥做回0。」

  「哥,你对我太好了。」他带着哽咽地说道。

  「来吧,慢点。」「好的,哥,你忍住点,一会就好了。」

  他慢慢地又将鸡巴插向我的肛门,我紧紧咬住枕巾,忍住剧烈的痛,终于他的龟头插进去了,鸡巴杆也进去了,他停了一下,就开始抽插起来,我感到一阵阵的便意,虽然我知道并不是要大便,当我还是感到难受,为了怕他被我吓退,只能咬紧牙关,轻声呻吟着。

  他先是轻轻地抽插着,渐渐地动作大了起来,而我也慢慢地疼痛消失了,取之而来的是快感,呻吟声也从痛感变成了淫荡的叫床声:「大鸡巴宝贝,你插得我好爽啊,再用力插,再用点力。」

  他的额头冒出了汗珠。突然他伸手将我这个身高180公分,体重72公斤的大个男人拦腰抱了起来,而他的鸡巴仍然插在我肉洞内,站在地上一边吻着我一边抽插着。

  大约抽插了十多分钟,他又将我放在床上,仍然以开始的姿势继续对我抽插。
  把我也从一个兴奋点达到另一个兴奋点,突然他叫道:「我要射了」。
  我只觉得肉洞内一股炽热的液体直射我的大肠。如此强烈的刺激性下我也同时射出了一股股的精液。

  高潮过后,我们静静地躺在一起,身上和我肛门内的精液也无力去清除,只有两个人的手还紧紧地握住对方的鸡巴。

  「哥,爽吗?」他开口说话了。

  「嗯」我答到。

  「哥,我们再来一次,换你操我了。」

  「你还行吗?」

  「笑话,只要哥你行,多少次我都不打回票的。」

  「那好,我们再来。」我也是一个性欲十分强烈的男人,记得有一次和部队的一个参谋作爱时,一夜中我操了他7次。

  我们又从亲吻开始了前奏,69式的进行口交,不一会,我们两人的鸡巴又成了铁棒。我在鸡巴上和他的肛门涂上润滑油后,将鸡巴插进了他的肉洞中,他肯定巳被插了很多次,所以我很容易进去了。

  「你被黑皮他们插了很多次吧?」我问到。

  「是,几乎每天晚上我们都作,黑皮的瘾特大,晚上不做他就睡不着觉。不过我也操他,只是三毛只做0,他从不操别人。」他也是有问必答。

  突然我感到了一股醋意。他也感觉到了,连忙说:「哥,今后我再也不会让别人操我了,我的肉洞只属于你,」

  我大力地在他的肉洞中抽插起来。又是一次酣畅淋漓的作爱,最后我们两人又一次同时射精。

  就这样,我和肖文平成了一对肉体与灵魂合为一体的情人。我和他同居了,反正我的家人从不到我的住处来,我就让他住在了我的家中,并通过关系,让他到一个市场当了一名管理人员。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幸福和快乐,性生活也十分美满,我也习惯了做0。虽然大多时间我还是做1,我和其他的性伙伴也断绝了一切来往,真正过上了一夫一妻的生活。

  本想这种生活会永远这样下去,直到我们变老去见閰王,可是没想到,今年年初,他们当年的那伙人有几个刑满释放了,包括三毛。他们出来后马上找到了肖文平,说老大黑皮说此案肯定是肖文平走漏的风声,让他们出狱后做了肖文平。
  就这样,我的爱人被他们杀死在一个荒废的停车场。当我赶到现场看到他时,他巳是毫无生息地躺在那里。我再也顾不上掩饰,抱住他的尸体痛不欲声。他走了,我好象也死了,半年来我都未缓过劲来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